苞丁解牛——于芬奖金门事件的深度剖析

向下

苞丁解牛——于芬奖金门事件的深度剖析

帖子  Admin 于 周四 三月 04, 2010 8:40 pm

于芬的“奖金门”事件纷扰多日,媒体和网络上充斥着情绪化的评论,讽刺和漫骂,却少见中立客观的分析。笔者认为,只有以冷静的态度,用逻辑这把手术刀,全面解构本事件,才能穿透重重迷雾,得出令人信服的结论。



一,是“***门”还是“奖金门”?

不可否认,这件事之所以被炒得如此火暴,正是借助了“***”两个字,从一开始就紧紧抓住了媒体和观众的眼球。奇妙的是,到今天,“***门”却已逐渐失去焦点,双方的攻防和媒体的关注,都已转移到“奖金门”上面来。其实,“***门”与“奖金门”完全是不同的两件事,设若“***门”成立,则必将引出一起具有重大社会影响的刑事案件,而“奖金门”从性质上来说,只是一起普通的劳资纠纷,民事纠纷。值得注意的是,事件曝光后,于芬似乎只将主战场放在了“奖金门”上,而并未继续向监察部门提交周继红***的证据,也未就***一事在媒体和网络上穷追猛打,这不能不令人起疑。于芬本人也表示过,希望事情不要闹僵,和平解决最好——***案怎么能“不要闹僵,和平解决”呢?不合逻辑。目前许多媒体不再提“***门”,其实也是有着自己判断的。所以,如果于芬仅仅是为了打击对手,或是为了引起“上级部门”足够重视,甚至是为了引发舆论关注,才把“***门”做为事件的起始,那么应该说,这个目的成功达到了。可是,这毕竟不是孩子们玩过家家,在成年人的游戏中使用这样的技巧,虽然往往有效,但同时亦非常危险。凡走过,必有痕迹,***二字,不可能从此一笔带过,略去不提,事情从哪里开始,就要在哪里结束。为了不模糊线索,这一点将放在本文的最后论述。
结论一:只有“奖金门”,没有“***门”



二,从数百万到二十六万——奖金的计算

奖金是有的,数额多少却是鸡同鸭讲,各执己见,这也是事件的第二个焦点。在双方说法差距巨大的情况下,我们该相信谁?笔者的看法是,财务上的事情,是冰冷的,枯燥的,严格的,必须抛却所有感性的东西。一句话,谁的说法有依据,有过程,有计算,有结论,就相信谁。先来看游泳中心一方,他们公布了于芬应得奖金的明细,依据是国家颁布的《教练员奖金发放原则》,然后详列了各队员获奖的比赛,计算日期,奖金数额,分配比例,同时也指出了部分容易产生误解之处,比如“劳丽诗的人事关系在广东队”“于芬的身份应该属于省市队教练”“输送教练员可以享受到的奖金只有国家奖励,不包括社会奖励”等等,最后得出于芬的总奖金为261325元。再看于芬一方,才蓦然发现从头到尾,不仅是没有算法,其实就根本没有提出过任何一个明确的总金额。从“数百万”,到“至少XXX万”,“湖北体育局的某领导说有50万”再到“怎么可能才26万,可笑”等等,全是一些模糊的,感性的说法。这让笔者颇感匪夷所思,于芬的律师都在做些什么?做为一起民事纠纷案,帮助当事人把标的金额计算清楚是最最基本的常识,即使一名农民工,在申请劳动仲裁的时候也会说清楚老板欠了我3500元工资!而如果按照上面那些说法,哪一家法院会接于芬的案子?没办法接。于芬要争取舆论的同情,公众的支持,是可以的。但这毕竟不是在搞竞选,单靠煽情是不行的。就于芬一方来说,可以按照自己认为正确的方法来计算,把依据,过程都详细列出来。如果做不到,最低限度也要指出游泳中心一方的计算具体错误在哪里,修正以后得出的正确金额应该是多少。如果还是做不到,那么很遗憾,从逻辑上来说,只能选择相信游泳中心的计算了,因为这是唯一可选的答案。事实上,似乎于芬自己也开始从“奖金的计算问题”退往“奖金的领取问题”了。
结论二:于芬的奖金就是261325元



三,谁领走了我的奖金?

现在进入最精彩的部分了。双方围绕奖金领取问题的攻防动作,真的是扑烁迷离,妙趣横生。为了不使读者们失去焦点,我们来整理一下事情发展的脉络:***门——奖金门——代领门——吉勇门,就会很讶异地发现,似乎决定整件事谁真谁假谁对谁错的关键,竟然浓缩到了吉勇是否从中心“代领”了区区13390元,并是否交给了于芬这一判断上来。常识告诉我们,这不对。逻辑告诉我们,这个跨度太大了,中间必有许多关键之处被人有意无意地忽视了。



1,真的是“代领”吗?——必须厘清的法律概念
事实上,几乎没有人能够注意到,双方所说的“代领”,其实并不是同一个意思,而是代表着两种截然不同的民事行为。游泳中心在这个问题上,犯了一个严重的概念错误而不自知,直接导致了自己的被动。所谓“代领”,毫无疑问,必须是当事人于芬主动意愿的表达,通过书面委托或口头委托的方式,授权第三方到游泳中心代表自己领取奖金。只要这个委托是真实的,那么领取行为一旦完成,游泳中心与于芬之间的债权债务关系即告消失,与代领人是否把奖金交给了于芬无关。也就是说,在代领人领取奖金后,到把奖金交给于芬之前的这段时间里,原来游泳中心与于芬之间的债务关系,已转移为代领人与于芬之间的债务关系,游泳中心不必去确认于芬最终是否收到奖金。
于芬一方所说的“代领”,正是这个意思。很显然,游泳中心没有任何权力来替于芬指定代领人,所以于芬可以理直气壮地质问“有我的授权书吗”,而游泳中心只能是尴尬地无言以对。尴尬的原因在于,游泳中心自己仍然在习惯性地使用“代领”一词,而没有意识到,自己所说的“代领”,其实真正的意思是“委托送达”,与代领是完全不同的另一种民事行为。换句话说,游泳中心是自己把自己给绕进去了,而中心的法律顾问不知出于何种原因,并未及时指出这个失误。
“委托送达”,是我们日常生活中一种常见的民事行为,也是一种契约关系,可以是无偿的,也可以是有偿的。比如说“老张,替我把车还给小李”,就是一种无偿的委托送达关系,而你通过邮局寄送一盒月饼给远方的朋友,则是一种有偿的委托送达关系。一般来说,除非事先有特别约定,否则委托送达并不会损害当事人的任何权益,也并不需要对方的授权。也就是说,除非于芬与游泳中心就奖金领取方式有过特别约定,否则,本人亲自领取,或游泳中心通过银行汇款,委托自然人送达都是合法的方式,并不损害于芬的任何利益,也不需要取得于芬的授权。关键的关键在于,在奖金被送达给于芬之前,“委托送达”本身并不解除中心与于芬之间的债权债务关系。也就是说,除非于芬承认收到了奖金,或中心有明确证据可以证明于芬收到了奖金,否则于芬随时可以向游泳中心追索奖金,而完全不必理会中心所委托的送达人。而游泳中心是否追究所委托的送达人,则是中心自己的事情,与于芬无关。至于游泳中心某官员所说的“钱我们反正是给了,于芬应该去找代领人”的说法,在法律上是荒谬的,不值一驳。
归纳一下:所谓“代领”,实际上是委托送达的合法行为,双方都犯了概念错误,在“代领”问题上继续纠缠是毫无意义的。因为是委托送达,所以于芬根本不必证明自己未收到奖金,只要说“我没收到”四个字就足够了,所谓的录音和短信在法律上都是多余的东西。举证责任在游泳中心一方(包括5名受委托的送达人),而单靠证人的证言,法律效力是不够的,关键证据收条的缺失,对中心一方是致命的。
结论3:如果上民事法庭,游泳中心必败



2,谁在心虚?

可是,一件在法律上并不复杂,胜负亦可预料的民事纠纷,为何仍未走上法庭,而还是在花费大量精力隔空喊话,在媒体和网络上进行博弈呢?



(未完待续)



福尔小厮

Admin
Admin

帖子数 : 1236
注册日期 : 10-01-28

查阅用户资料 http://xxclt.forumotion.com

返回页首 向下

回复: 苞丁解牛——于芬奖金门事件的深度剖析

帖子  Admin 于 周四 三月 04, 2010 8:41 pm

(续前)

2,谁在心虚?

可是,一件在法律上并不复杂,胜负亦可预料的民事纠纷,为何仍未走上法庭,而还是在花费大量精力隔空喊话,在媒体和网络上进行博弈呢?对游泳中心来说,并不存在走上法庭的问题,因为他们认为自己已经履行了奖金发放的义务。而做为于芬一方来说,为了争取自己的权益,走上法庭应该是最优的选择。如前所述,胜负是没有悬念的,为何仍迟迟没有选择这条路呢?
可能性1:不相信法庭会给出公正判决。
那么,于芬更相信游泳中心和监察部门?
可能性2:民不与官斗
现在斗得还不够厉害吗?
可能性3:不想影响中国跳水的整体形象
于芬热爱跳水事业吗?是的,我绝对相信。于芬热爱中国跳水队吗?我不太确定。于芬热爱游泳中心吗?我不相信。于芬想维护中国跳水的整体形象吗?拜托。。。。
以上理由都不成立,所以于芬一方至今不肯走上法庭,是有疑问的。要解开这个疑问,我们只能回到事件本身,在各种模糊甚至是相互对立的证据中,寻找真正的答案。
目前基本的事实是,
游泳中心的说法:于芬本人领取21469.5元,委托1人送达存折180305元,委托其他四人送达34208元(其中吉勇送达13390元)
于芬的说法:本人领取21469.5元,其他全部未收到

3,谁在说谎?

应该说,从事件曝光到现在,网络上的舆论始终是对游泳中心不利的。一种普遍的观点认为,游泳中心做了假证,包括假存折,找了假的代领人等等。那么,是游泳中心在说谎吗?我们试着用重组现场的办法,还原一下当时的情景。。。
老大:“现在开会!于芬告我们状了,我们必须做好准备。你赶快去找两个人,一个认领假存折,一个认领那3万多的现金!”
手下:“什么?!才找两个人这么低难度的活,也要让我来干啊,没有挑战性嘛。”
老大:“恩恩?那就找,找。。。找5个人吧,难度适中。”
于是手下就去找到了第一个人,这个人显然要具备两个条件,一是智商较低,因为正常人不可能答应往这个坑里跳,二是与游泳中心有很深的利害关系,否则也不可能答应往这个坑里跳。然后他去找了第二个,第三个。。。最后,居然真的被他找够了5个人,更奇妙的是,这5个居然都不是游泳中心的人,而全是清华跳水队的人,换句话说,就是于芬地盘上的人。这还没完,他跟着又去串通了银行,银行居然也同意配合行动,出具了假的存折底单和取款底单,同时为了不出纰漏,银行不得不把自己的帐目全部重新做了一遍。。。呃,先等等,我们到底是在说中国游泳中心,还是在说意大利黑手党中国游泳分部呢?
我不是说,游泳中心绝不可能造假。只是逻辑告诉我们,如果只有无限放大游泳中心的造假能力,才能支持以上说法的话,那么,以上说法就是不成立的。
结论4:游泳中心没有说谎

游泳中心没有说谎,意味着是于芬在说谎?
且慢,不要忘记了还有第3方——5名委托送达人,或者说5名“代领”人。如果他们领取了奖金,却并没有交给他们的老板于芬,那游泳中心和于芬看似矛盾的说法就可以同时为真了。
第一个人领取了奖金,没告诉于芬,私吞了。
第二个人领取了奖金,没告诉于芬,私吞了。
第三个人领取了奖金,没告诉于芬,私吞了。
第四个人领取了奖金,没告诉于芬,私吞了。
第五个人领取了奖金,没告诉于芬,私吞了。
中国有坏人,我相信;北京有坏人,我相信;清华有坏人,我也能相信;清华跳水队一个这么小的池子里,一举挖出了五个这么坏的人,你让我怎么相信!
结论5:五个“代领”中,可能有人在说谎,但不可能都在说谎

那么,难道是于芬老师在说谎?

(未完待续)

福尔小厮

Admin
Admin

帖子数 : 1236
注册日期 : 10-01-28

查阅用户资料 http://xxclt.forumotion.com

返回页首 向下

回复: 苞丁解牛——于芬奖金门事件的深度剖析

帖子  Admin 于 周四 三月 04, 2010 8:41 pm

(续前)



其实我想说的是,其中至少有四个人没有说谎。
那么,难道真是于芬老师在说谎?
我们不必急于下结论,先来看看于芬一方对于“代领”人的调查结果。所有的结果就是:一条手机短信,吉勇否认曾经代领过奖金。
我们知道,游泳中心一方,已经对奖金领取签名做了司法鉴定,吉勇的签名为真。如果我们同时考虑到于芬提供的短信证据,那就只能符合逻辑地对吉勇的行为提出怀疑,怀疑吉勇因为某种原因,未能如期把奖金交到于芬手里,所以也就不敢对于芬承认曾经代领过奖金。作为一名旁观者尚且会发生这样的怀疑,难道于芬和律师就从未有过这样的怀疑,而是毫无道理的无条件的百分之百相信吉勇?我不认为是这样。我相信,在于芬的脑海里,绝对发生过对吉勇的怀疑,只不过她马上就摈弃了这个念头,因为她非常需要这条短信,来做为打击游泳中心,争取舆论支持的武器,因为这几乎已是她唯一的武器。
但是,无可避免地,我们不得不大声地问:还有四个人呢?还有四个人呢??还有四个人呢???
照道理,于芬不可能只询问吉勇,而不去询问其他四个人。那么,她问了没有?得到的是什么样的回答?
很奇怪,我相信她没有去问。也许是不能问,也许是不好意思问,也许是根本不必问。
答案早已在于芬心中。

有了以上分析,我们现在可以回答为什么于芬一方迟迟不愿走上法庭的问题了。其实不要说走上法庭,于芬只要写一份正式的签名文件给游泳中心,不承认收到委托送达的奖金,并要求全额领取,那么一场鱼死网破的决斗就将不可逆转地展开。符合逻辑地,游泳中心只能立刻向司法机关报案,追究那五名委托送达人的责任,毕竟游泳中心不能白白付出双份的奖金,国有资产流失的责任,谁也承担不起。同时,如果这五名受托送达人无法提供于芬收款的证据(比如收条),则面临经济赔偿和侵占罪的追究。而如果司法机关在调查过程中发现了于芬的收款证据,哪怕只有一笔,则于芬将立刻面临诈骗罪的起诉。
民事起诉必将引发刑事立案,这中间并没有转圜的余地。而侵占罪和诈骗罪都是刑事罪行,是要坐牢的。
问题已经很清楚了,假如于芬确实未收到过奖金,那她大可以堂堂正正地诉诸法律,即使有人因此受到法律的惩罚,那也是罪有应得。而如果于芬确曾收到过至少一笔代领奖金却坚决不认,走上法庭的结果,要么是自己身陷牢笼,要么是某个无辜的“代领人”成为现代窦娥。果真如此,则“于心何忍”呢?人跟人之间,又怎么会走到这种绝望的境地呢?



四,怎么会走到这种地步



(未完待续)



福尔小厮

Admin
Admin

帖子数 : 1236
注册日期 : 10-01-28

查阅用户资料 http://xxclt.forumotion.com

返回页首 向下

回复: 苞丁解牛——于芬奖金门事件的深度剖析

帖子  Admin 于 周四 三月 04, 2010 8:42 pm

四,怎么会走到这种地步

不妨勾勒一下事情的全景图。
从原国家跳水队解散,于芬下课开始,应该说,于芬对新一届跳水队的班子是抱着不服气的态度的,这种不服气在今年初集中爆发,借助个别国家队成员在某些比赛中出现的技术发挥不稳定,于芬开始发难,高调要求回归国家队,协助跳水队备战奥运甚至是领导跳水队备战奥运。事实上,跳水队总教练一职的空缺,确实给了于芬想象空间。往返折冲了数个回合,该要求被总局回绝,于芬随后便向总局监察部门检举周继红***。这样的步骤,难免容易让人联想到,是不是存在当通过正常程序不能取得权力斗争的胜利,就试图通过作风问题或经济问题搞倒搞臭对手的传统做法。这时离奥运开幕大概只有3个多月了,由此可见,于芬未必真的如自己所宣称的,希望维护中国跳水的稳定,甚至也未必希望看到中国跳水队在奥运会上取得好成绩。好在跳水队还比较争气,取得了7金1银的历史最佳战绩,于芬不能再象原来那样,从业务上攻击对手了。静默了一段时间以后,当奥运的喧嚣尘埃落尽,某匿名博客就适时的曝光了于芬给总局的检举信,拉开了“奖金门”的序幕。
应该认识到,在“奖金门”一开始的时候,于芬更多还是冲着自己心目中的“数百万”而去的。可是随着事件的发展,于芬不得不一退再退,从数百万到上百万到几十万,最终还是回归到游泳中心所公布的26万上来。这时,相信于芬自己也明白,经济利益上其实已没有什么争取的空间,与游泳中心的PK,更多的转变成一种意气之争,而此时舆论和网民对她的支持,已成为她最大的安慰和动力。在铺天盖地的“我代表全国人民支持你”“于芬老师,你要坚决和他们斗到底”的声浪中,于芬走上了神台,并且下不来了。。。她只能选择坚持,特别是在奖金的领取问题上,她没办法再改口了。我实在不愿意指责于芬老师在说谎,我宁愿相信,她是在这么多年繁忙的工作当中,忘记了几笔数千元的资金进出。
这是不是事件的真实原貌呢?读者可以自行参详。

五,论战中,几个容易混淆的问题

1,周继红抢了于芬的队员
跳水队作为举国体制的一部分,人才输送呈现金字塔状,地方队向国家队输送优秀队员,是正常不过的事,与抢何关?反之,最近一期集训名单中不见了于芬的弟子,则又传出是在打击报复于芬。总之用则为抢,不用则为报复.

2,于芬和周继红没有个人恩怨
没有恩,诚然。没有怨,嘿嘿。

3,于芬能力强,应该进国家队
能力强,是指某一方面的业务能力强,这个应该肯定。但如果性格偏激,行事乖张,也会把一个团队搞得人心涣散,貌合神离。现在,不论是机关还是企业,协调能力和配合能力都已成为个人履历表中的重要考核指标。所以,待在清华跳水队这种一个人能说了算的地方,对于芬而言,未必不是一件好事。

4,谁的博客曝光了检举信
所有人都对这个问题选择性失明了,这很有趣。我只能说,曝光者既不是监察局,也不是游泳中心。具体是谁,自己猜吧。

5,谁是冤大头
冤大头一号,非周继红莫属。从年初拒绝于芬回归开始,网上就开始骂声不断,至今如是。最搞的是,你根本找不到骂人者依何事而骂!因为于芬现在自己都不再提起的***举报?因为曾经开除过田亮?因为不同意于芬回归?就这样骂一名洛杉玑奥运为我们夺得过金牌的运动员,就这样骂一名刚在北京奥运会为我们夺得7金1银的跳水队掌门人。
我很心寒。

六,***门

作为本文的终结,还是要回到“***门”上来,毕竟,这是一切问题的开始。前面说过,凡走过,必有痕迹,***二字,不可能从此一笔带过,略去不提。如果于芬一方确实只是把“***”做为一个哗众取宠的大标题,那么对后续的法律结果,就要有真正的心理准备。事实上,游泳中心也认为,于芬涉嫌诬陷罪,只不过告诉权在周继红个人一方,中心不直接参与。当记者就这个问题向于芬提问时,我非常惊奇地看到,“于芬笑了,于芬的律师也笑了”。
于芬笑了,我可以理解为对法律的无知,或是对中国国情的个人判断,让她有充分的自信,不会被法律所惩罚。
于芬的律师,您在笑什么呢?您的专业形象在哪里?您真的是一位严谨的专业律师吗?在您的当事人面临严肃的法律问题时,除了陪她一起笑,真的就不能给她更好的专业意见吗?
没有继续提出更翔实的举报证据,甚至自己都不再提***两个字,只靠笑一笑,就真能把一切掩饰过去?

“诬告陷害罪,是指捏造事实诬告陷害他人,意图使他人受刑事追究,情节严重的行为。诬告陷害罪在客观上表现为捏造他人犯罪的事实,向国家机关或有关单位告发,或者采取其他方法足以引起司法机关的追究活动,主观上的目的都是为了使他人受到刑事追究。动机则出于挟嫌报复、栽赃陷害、发泄私愤等”

我真的好想问一句:
丞相,为何发笑?


(全文完)

Admin
Admin

帖子数 : 1236
注册日期 : 10-01-28

查阅用户资料 http://xxclt.forumotion.com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