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职业打假人-刘江十年传奇

向下

成都职业打假人-刘江十年传奇

帖子  Admin 于 周四 三月 25, 2010 12:26 pm

成都职业打假人-刘江十年传奇
http://www.80012315.com/  2008年07月21日 02:50   网转   点击



  职业打假人刘江的困惑:猫是打老鼠的,难道人就不能打老鼠刘江,乍一看上去像个农民专业户:黝黑的脸膛,小平头,黑发夹杂着少许的白发,有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狮子鼻,厚嘴唇,高颧骨、身材很健壮,擅辞令,当他知道我不认识他时,他仅说了句:“连我都不认识嗦。”
  看了他的名片才知道原来他就是赫赫有名的职业打假斗士。
  记者与“斗士”一番长谈后,才真正对我们身边的这位职业打假斗士有所了解。
(一)
  刘江出生于60年代,很小的时候父母双亡,由于没有父母的爱护和管教,经常饿肚子,邻居们有时看他实在可怜,就时不时给他一点吃,有时实在饿的慌,就只好去偷,久而久之,他开始结交一些不三不四的人,初中未毕业便误入歧途,因盗窃罪三进三出,两次在年,一次九年,铁窗生涯,使他洗心革面,由于在狱中表现良好被减刑四年提前释放。
  讲到这儿,他摸出一根烟点上,吐了一口烟,眼睛定定地望着远处:“那时候我太小,没人关心没人管教,得不到像同龄人那样主尖有的温暖,所以犯了一个终身都后悔的错误。至于我为何走上打假的征途,完全是出于一件偶然的事情。”
  1995年的一天,刘江在安顺桥一烟店购买了一条万宝路香烟,拿回家一看,已严重发霉,于是找到商家论理,并且要求到工商局去解决,但该商家不愿去,后经协商获得2000元的赔偿,为此受到启发,这是一条替众多消费者讨还公道,利国利民,合理合法的正确道路。于是,刘江的打假行动开始一发不可收拾,在这五年间,就分别对各种制假贩假的厂家商家进行打击不下500次。
  1998年在打击出售性保健品的商家时,揭露出成都一些商家贩卖走私“伟哥”和假冒性保健品的内幕分别见诸华西都市报、成都商报、商务早报、蜀报等媒体。
  同时还对成都地区著名的各大商场、药店等售卖假冒伪劣化妆品、灯具,走私家电和药品以及保健品进行打击。
  刘江渐渐出名了,以至于有一次他到一著名商场打假时,一看到刘江来了,商场工作人员顿时乱作一团,如临大敌,大量商品从柜台撤下,许多柜台甚至暂停营业。
  在一电池柜台前,他要求看一下索尼数码摄像机电池,售货员令人吃惊地冒出一句“不卖”,结果商场暂停营业达1个多小时。
  还有一次,刘江在某商场内又发现一假货专柜,购买了一批货后上门索赔,那老板自恃有“门道”,对他们不理不睬,刘江让两个人将买来的假货摆在商场门公道”的标识,身上挂着“×××卖假货”的大字报,昭示路人,一时引来众人围观。刘江等便向路上讲述情况 。如此一来,那专柜老板哪里沉得住气,赶快出来恭恭敬敬地将刘江请进柜台里面,索赔之事顺利进行。
(二)
  刘江在打假过程中动辄索赔十余倍,以至于有些卖假货的老板指责刘江是在敲诈。
  一次他在打击贩卖性保健用品时,被一个老板抢去证据,随后又被数十人围攻。为了自己的安全,刘江报了警。在派出所,双方唇舌剑,商家认为他是在敲诈,而刘江认为是在依法索赔,派出所警方认为此事不属于他们处理的范围,移交至工商所。工商所工作人员表示他们只支持刘江1+1索赔,不支持他巨额索赔。
  1999年2月,王海、叶光等人来到成都声援刘江时,也公开表示,支持刘江打假,但不支持他巨额索赔。
  但刘江毫不隐讳地对记者讲,当初促使他走上打假之路的“第一推动力”是既代替广大消费者讨公道,又能获得索赔。
  近几年,对打假“祖师爷”王海等刘江等这样的职业打假人的出现,我们认为决不是偶然的,假冒伪劣商品在中国是何等泛滥成灾以及有  关这方面法律的不健全。社会各界因此褒贬不一,褒的认为他们对净化市场到一定的作用,贬的则认为他们打假的目的纯粹是为谋利,不宜过份提倡。但刘江却认为:“现在打假是越来越多,工意见书中是打假的正规军,而我们职业打假人则是游击队,游击队配合正规军打假是恰当和协调的。”
  在此,我们暂且不管他们打假孰是孰非,再继续看他的历险经历。
(三)
  1999年10月期间,刘江在对一假药进行打假过程中受到该生产厂家的老板的威胁,愿用70万元人民币买他的头颅。
  更险的一次是针对一个后台很硬的大老板在某郊县的制假窝点,当刘江抓住了他制假性保健品的证据后要举报,这个老板当时就威胁他,并把他扣留,一直到所有的制假产品用三个大卡车转移后才放了他。后来又在一个伸手不见五指的夜晚把刘江单独一人叫到一个离城很远的某偏僻的旅馆,刚一进门,三个打手分别拿着三支火药枪抵住刘江的头威胁要他的命,但刘江表面上装作很镇静,其实心里面紧张得要命,口里却说:“尽管开枪,反正我也不想活口罗,你们帮我解脱更好。”见到刘江不吃这一套,那老板马上面露微笑连赞刘江是英雄,愿意和解,再后来刘江又去寻找他的制假窝点和证据,始终没有找到,而那个老板却要和刘江做好朋友……
  1999年元月25日,刘江手持一条醒目的标语出现在成都市春熙路附近一药店,向该药房讨说法,原来浙江打假人童宗安于1999年元月14、15、19日三次从该药店购得淋克星70盒,价值2800元,而此药早在1998年12月就被国家禁止销售,对此童宗安曾多次到该药店讨说法都未有结果,为了保护消费者合法权益,刘江、童宗安等人决定到该药店讨说法,刘江拿出所有文件证明据理力争说:“药店售假药证据确凿!”而该药店办公室主任则称:“我们药店是百年老店,决不会售假药!”刘江等的索赔仍遭拒绝,刘江称将向法院起诉该药店,后因刘江势单力薄此事不了了之。
  1999年10月25日,刘江再次光顾青龙街一著名外地人商独资商场购买包括英国“杜蕾斯”安全套在内的约500余元的进口商品,在这之前10月16日他还在这家商场购买了价值约2700多元的美国产沙萱100瓶,他所买产品全是没有商检标识,中文标识,中文产品合格证,有的外包装上没有注册生产厂地,化妆品没有卫生部颁发的“准”字号的“走私品”,25日下午刘江提着这包“假货”,向一执法部门投诉遭冷遇,某部门负责人针对刘江这一知假买假的索赔行为“不支持并坚持反对”,公开对职业打假者说“不”,这在全国行政执法领域可能开了先例,但这一表态遭到了以王海、叶光、童宗安为代表的职业打假人的反对,童宗安说:“猫是打老鼠的,难道就不允许人打老鼠吗?”
(四)
  段时间刘江频繁出没于成都市各大商场瞄准电视购物和一些有违规嫌疑的化妆用品频频下手。
  某日,刘江在东风路一商贸广场内的某电视购物专柜购买了两瓶“异之香”体臭消除液。据刘江介绍,这种产品外包装上标明是美国快的安KLEENRITE生化公司生产的,但该产品无产品合格证,生产许可证和特殊用途化妆品卫生批准文号,已违反了我国有关法律法规的规定。刘江找到东风商贸广场投诉说,一位杨姓负责人在接待时说,某公司准备将有关资料传真过来,在此之前,他无法解决此事,他还说“人家外国产品,凭啥子要遵守消法?”
接  着,刘江一行又到猛追湾一商厦购买了具有相同问题的某电视购物经销的自然亮指甲护理器,仙芝柔滋养去疤精华露等共2600元的产品,该电视购物市场部的一位负责人称自然亮指甲护理器和仙芝柔滋养去疤精华露不属于化妆用品,因此不需要卫生龙活虎部的批文、批号,刘江当即指出这两种产品都没有产品合格证,其中仙芝柔去疤精华露甚至没有标明产地。
  随后,刘江又来到蜀都大道一购物广场欲购买存在上述问题的“爱茉莉”牌化妆品。交了钱后,岂料售货员在开票时突然翻脸称这种产品是非卖品,要强行收回,刘江怀疑是有人认出了他,当时就有人报警,民警赶到,刘江向民警陈述情况后,民警离去,最后“爱茉莉”专柜收回了化妆品,而这购物广场则授予刘江“促假奖”。
  在成都最大型商场刘江购买了一套共14瓶法国CD系列化妆品,总值9120元,他认为这套化妆品的“卫妆准字批号”有误,随即于当日向商场投诉,以商城在此事件中有欺诈行为为由要求索赔双倍货款18240元。
  后经双方达成协议,商城同意刘江“退货还款”的要求他还被商城视为发给奖金300元消费者。
  就此事,刘江咨询了法国大使馆一商务参员,通过翻译才知成都市场所卖法国CD系列均系假冒产品,法国CD系列在成都市场已销售了十几年,刘江不禁感叹成都的消费者简直是上了瓜当,被骗居然长达十几年,这对工商局等与之有关的行政部门是一种莫大的讽刺。
(五)
  刘江在打假过程中曾经帮助过不少受害的消费者讨回公道或索赔。
  其中有一位是80多岁的老太太,她因风湿病到一歪医院门诊扎针,结果这一针扎下去老太太当时就昏过去,后送川医抢救才捡回一条老命,老太太的家属要求该门诊赔付所有费用遭到拒绝,不得已受害者家属找到刘江要求他给予帮助,刘江陪同受害者家属来到该门诊要求该门诊部负责人拿出行医执照,该门诊一见是刘江,马上就换了一种腔调称只要不报工商局或媒体,门诊部愿付多少钱都可以,最后赔了一万多给这位老太太,但为了不让更多的消费者受害,刘江还是及时向工商局举报查处了这家歪门诊。
  一位家住成都建设路的消费者李珍女士认定好所购买的“皮肤病排毒丸”是假药,于是要求经销商赔偿,但经销商对此并不认帐,拒绝赔付,无奈之下李珍女士找到刘江求助,刘江知道后同李珍女士一道再次前往经销商处要求1+1索赔,先闹到成华区工商局“3.15”投诉处,后又到建设路派出所解决,最终索赔成功,但商家却对退款赔钱喊冤,称要向吉林辉南天泰药业有限公司讨个说法。
  迄今为止,刘江已多次向公安、工商、卫生部门和被侵权厂家提供了制假窝点数家,并使这些窝点最终得到制裁。
(六)
  某执法部门一负责人则称,目前知假买假索赔这一方式仍被不少百姓所称道,工商部门应加大打假力度,坚决维护广大消费者的合法权益,但是对成都市市场上出现的所谓“职业打假者”或“打假英雄”不持认同态度,对其递交的投诉不受理。
对于那位领导的表态见报后,刘江曾通过有关部门电话咨询过全国人大法工委主任《消法》起草人何山,何山的答复是“在《消法》未作修改前,对个人打假的支持不会改变,对于个人打假,全国人大法工委的态度是昨天支持你们 ,今天支持你们,明天依然支持你们。”刘江听罢此言心中万分欣慰。
  3.15消费者权益日刚过,刘江又经历了一场风波,这就是3.29聚众殴打记者事件。
  此事过后,刘江即遭到威胁,不得已他只好向成都市公安局递交了自己了的“遗书”。在“遗书”中他写道:“我愿用一腔热血甚至生命来唤醒广大消费者的觉醒,誓与假冒伪劣和欺诈做斗争直到生命的终结。”到发稿之日此事仍在调解处理之中。
  讲到此,刘江眼中闪过一丝忧郁,“就因为打假,我不晓得得罪了好多不法厂家商家,给自己竖立了好多敌人,至今35岁了还孤身一人,原因吗就是自己的生活充满动荡和危险,以前谈了很多个女朋友都告吹,不想连累人家。”刘江如是说。
(七)
  王海、叶光、刘江的出现不是偶然的,他们的出现或多或不都有积极的一面也有消极的一面,个人素质的差异使他们打假的动机也不一,他们属于“边缘闲话”中的另类“边缘人”,他们打假的是与非应让读者去评判!

权威说法:
  据记者了解,目前我国有关部门的态度是:
  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律工作委员会巡视员何山的讲话是:对于个人打假,法工委的态度是:“昨天支持你们,今天支持你们,明天依然支持你们,只要《消法》未作修改。”
  中国消费者协会秘书长杨竖昆表态是:“坚决支持包括以赢利为目的的个人打假行为”。

Admin
Admin

帖子数 : 1236
注册日期 : 10-01-28

查阅用户资料 http://xxclt.1ercn.com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