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妻子整容后装陌生人试探丈夫

向下

(推荐)妻子整容后装陌生人试探丈夫

帖子  Admin 于 周四 十一月 18, 2010 1:24 pm

索菲大学毕业后,供职于法国北部波尔多一家葡萄酒经销公司,在一次产品展销会上遇到米歇尔时,她正值女人的花季,娇艳欲滴。米歇尔那时也刚进入父亲经营的葡萄酒庄园,学习父亲的经营之道。职场上的邂逅让两人一见钟情,再见时便倾心不已,热恋中的情侣很快步入了教堂。
  婚后不久,索菲就发现了米歇尔的致命弱点:他对漂亮女人的喜好远远胜过了红酒与雪茄。社交晚会上,如果有一两位绝色女人,他立刻端着酒杯走过去,就算是和索菲一起走在街上,如果迎面过来的小姐姿色不错,他也会立刻停下来向对方行注目礼。有一次,他甚至驾车追随一个女士几十里路,为了向对方表示自己的钦慕之情。
  在那些女人们为自己的魅力窃喜的时候,索菲却感到揪心难受。刚开始,她总是忍不住自己的恼怒,渐渐地,她发现米歇尔的好色就像孩子贪爱玩具一样。可是,作为女人,心里总是不能踏实,仿佛永远站在一堆****包上面。
  婚后的日子就这样看似风平浪静,却又稍有波澜地过了几年。他们的儿子、女儿相继出世后,索菲辞掉工作,在家当专职主妇,米歇尔接过父亲的酒庄,跑生意、忙应酬,夫妻俩如同行过了交汇点的两辆列车,彼此越走越远。更确切地说,是米歇尔这趟快车渐渐开离了索菲这个停靠站。
  米歇尔对美色依旧雅兴不减,而且已经不满足于用眼睛欣赏了。索菲不止一次听到女友说,那天亲眼看到米歇尔载着时髦小姐去酒店,那天又看到米歇尔和一个年轻女人在餐厅神情暧昧。索菲听后总是淡然一笑:“米歇尔就那样,你不记得那年他开车尾随一个女士几十里路,害得那位女士一场惊慌?”
  可是内心刺痛的感觉却骗不了自己。索菲担心过、猜疑过,但她已经没了开口质问丈夫的自信了。有一次她正对镜梳妆,见米歇尔过来,她眉眼娇羞地问:“我漂亮吗?”没想到米歇尔只扫了她一眼,满脸戏谑地说:“亲爱的,你的眼角有皱纹啦!”岁月对女人总是残酷的,尤其是对她索菲,她如今连青春的尾巴都抓不住了,又如何能系住好色丈夫的心?
  2002年的波尔多是个葡萄酒丰收年,在同业协会的庆典舞会上,司仪在介绍米歇尔和索菲时,竟自以为是地将索菲当做米歇尔的姐姐。
  自己和丈夫如今就这么不般配了吗?难怪米歇尔近些年来很少带自己出去应酬,连被他戏称为“饭后甜点”的夫妻性生活也渐次减少了。
  为悦君心苦易容
  就在索菲对自己的婚姻深感忧虑的时候,一个叫“美容真人秀”节目让她看到了希望。巴黎电视台一个真人秀女主角在经过整容之后,不仅让自己的梦中情人重新拜倒在石榴裙下,而且从此好运不断。索菲寻思着,如果自己再年轻一回,再漂亮一点,如同当年那个让米歇尔一见倾心的索菲,一定会重新牢牢吸引住米歇尔的双眼。
  索菲开始留意起整容方面的各种信息,她在悄悄为一个大胆行动做准备。她告诉米歇尔说,她的身体最近很不舒服,打算去美国度一次长假。米歇尔听说妻子要出远门,几乎是求之不得,他当即给了索菲一张信用卡,让她安心在美国疗养。
  索菲把打理家务、照料孩子的事统统交给保姆,自己则孤身飞到了洛杉矶。她找到好莱坞比佛利山庄的Aesthetic整容中心,在高级美容师的亲手打理之下,先后进行了脸部拉皮、去眼袋、除皱、腹部抽脂、隆胸、隆鼻、提臀等各类手术……手术及术后恢复期整整持续了两个多月。
  手术的效果真的很神奇,索菲完全成了另一个女人,一个新索菲诞生了,对着镜子,她禁不住悲喜交集。她忍不住想把这个消息告诉米歇尔,电话打到家里,却没人接;打到公司时,秘书说他回家了。索菲有些心痛,打了米歇尔的手机,却听到一个女人的声音,她只好赶紧挂断。
  索菲的心情一下子跌落到谷底。有没有一个万全之策,让米歇尔从此改了拈花惹草的恶习呢?
  她到一家婚姻咨询中心寻求帮助,听着咨询顾问的指点分析,果真大有裨益。没错,当青春的容颜不再时,自己轻易地放弃了工作,也就是放弃自我成长的最好渠道。没有了青春,没有了成长,没了自信,实际上完全失去了自我。
  索菲听从咨询顾问的建议,特意去曼哈顿ShramSpa俱乐部进行了一个半月的培训,通过专业指导,从言行举止日常习惯对过去的索菲几乎来了一次颠覆。Aesthetic整容中心让她容颜新生,ShramSpa俱乐部却让她思想新生,随着一个全新的索菲诞生,一个大胆的主意也在她的脑子里成形了。
  索菲一声不吭飞回了波尔多,找了家酒店安顿下来,然后她径直去拜访自己的一位闺中密友。好友竟然没认出她来,一听说是来推销化妆品的,就客气地打发了她。索菲很高兴,好友都认不出她来,看来她可以放心行事了。
  同览旧物情若在
  她开始流连于米歇尔经常出没的酒吧,有一个晚上果然等到了他。米歇尔一进酒吧,就借着暗淡的灯光四处打量,一眼就被索菲吸引住了。他端着酒杯,走到索菲桌边,殷勤相邀,他说“绝不允许这么漂亮的小姐独自喝酒”。
  索菲谎称自己叫艾琳娜,是纽约一家葡萄酒经销商的业务代表,来波尔多采购些葡萄酒。米歇尔一听更有了兴致,他盛邀艾琳娜去参观自己的酒庄。几杯酒喝下去,艾琳娜仿佛不胜酒力,竟显出美人沉醉的姿态。米歇尔提出送艾琳娜回酒店,艾琳娜脸色红润润的,微笑地望着他,那媚态真是无比可人。
  米歇尔不禁看呆了,脱口说道:“真是阿里阿德涅再世!你像极了古希腊酒神狄奥尼索斯的妻子阿里阿德涅。”“什么酒神的妻子?我就是你米歇尔的妻子。”索菲内心愤怒,表面上却依然做出十二分的娇羞来,惹得米歇尔心痒不已。
  第二日,米歇尔一早就来到艾琳娜入住的酒店接她去参观酒庄。索菲只穿了背心,配了条牛仔裤,米歇尔也除掉了昨日的西装,着了件Pierre BalmaninT恤,下配一条Calvin Klein牛仔,身上还带着古龙水的香味。索菲不禁在心里暗自感叹:过去米歇尔一这样精心打扮,总说要谈生意,索菲总是深信不疑,现在看来,自己真是愚蠢到家。
  米歇尔一上车就媚笑着打量索菲:“我一见到你就有似曾相识的感觉,看来我们真有缘分。你是我见过的最有味道的女人。”索菲假装不解,调笑道:“先生您笑话了,我只知道女人有美丑之分,却不知道女人也有味道差别,与你的葡萄酒相比,我可比作哪一年的佳酿?”米歇尔脱口而出:“你就如我地窖里1967年的极品陈酿。”
  他们就这样一路调情一路到了酒庄,却谁都没了那份看酒的心思。索菲猜测着米歇尔下一步如何行动,米歇尔则被这位叫艾琳娜的纽约女郎挑逗得蠢蠢欲动。
  米歇尔建议先去家中小憩,艾琳娜佯装担心女主人不欢迎,一再推辞。米歇尔低声而暧昧地说,妻子到美国度假去了。到了家中,艾琳娜放鞋、挂包、拿酒,完全如同在自己家中一般轻车熟路。米歇尔略带惊讶地看着她,艾琳娜耸耸肩,说:“你的家像极了我在纽约的家,风格完全一致。”见米歇尔十分欣喜的样子,她又说:“看来,你的太太一定也是白羊座的,我能感觉到屋子里洋溢着白羊座女人的气息。”
  米歇尔一边惊讶,一边听艾琳娜小姐自顾自地点评起自己的太太来:鞋架上放鞋的位置透露出女主人从来都是将丈夫、儿女排在自己之先的人;花园里的万寿菊、薰衣草却又暗示着她纯朴的个性中还带有几许浪漫。
  米歇尔听得目瞪口呆,家中的每一块地毯、每一幅画,花园里的每一根草、每一株花都是索菲亲手打理的,他早已熟视无睹,从没有仔细体会这其中会有什么含义。如此想来,家中的一草一物,都如同索菲的双眼在注视着自己,米歇尔不禁为自己先前的心思生出几分愧疚来。
  索菲看在眼里,知道那番话对米歇尔还是起作用的,一颗紧悬着的心稍稍放了放:米歇尔的心还没有走得太远。
  多情巧试薄情郎
  自那日交谈之后,米歇尔有两天没有去酒店看望艾琳娜。米歇尔身历美女无数,从来都是过眼烟云,但这个女人却让他生出别样的感情来,这让他害怕。可是见不到艾琳娜的两天里,满脑子却又全是她盈盈的巧笑,莺莺的软语。
  第三日,米歇尔一大早抱了一大束玫瑰,直奔索菲住的酒店房间。他特邀艾琳娜共进午餐,艾琳娜略作沉思后,指名要去La Chapon Fin餐厅,当年米歇尔正是在这家餐厅里向索菲求婚的。索菲点了几种很合米歇尔口味的菜,其中有他最爱的香草蜗牛,米歇尔细细地品味着,心中有些惊异。“看来除了葡萄酒,我们在美食上还有共同点。”艾琳娜笑笑,说:“白羊座的女人对美食都是有鉴赏力的,想必米歇尔太太也是如此吧?”
  艾琳娜问到其太太的烹饪水平,米歇尔不由得回味起索菲烤制的那些美味的菜肴。这种他最中意的香草蜗牛,正是多年前在这家餐厅里向索菲求婚后,索菲当场向厨师请教的,她说要让米歇尔天天尝到这种美味。
  想到这里,一丝幸福感涌上米歇尔的心头。他无言地点点头,有些怀念起索菲来,很久没吃到她做的菜了。虽然索菲的厨艺让米歇尔产生了短暂的挂念,可是这个叫艾琳娜女人的风情万种,更让他欲罢不能。
  第二天晚上,米歇尔借口谈生意,再邀艾琳娜去听音乐会。艾琳娜一袭粉色长裙,特意配上那条他们结婚周年纪念日时米歇尔送的白金项链。米歇尔定定地注视着她,精神恍惚。索菲心里一跳:他认出来了?米歇尔却瞬间恢复了正常,说了句:“真是光彩夺目!”艾琳娜马上接话:“你是说我的项链吗?那是我丈夫在我们结婚纪念日送的。可惜,美满遭天妒,我们结婚的第五个年头,他不幸出了车祸。”艾琳娜说着说着,真的悲从心起,泪水滑落到光滑的脖子上。
  米歇尔再也控制不住了,他一把将艾琳娜揽在怀里。他慌乱的吻落在索菲的眼睛上、脸颊上,又移到她的胸脯上,***的热吻让索菲心旌摇荡。就在米歇尔欲解长裙之际,她猛醒过来,一把推开米歇尔,大声说:“我不能!你的结婚戒指刺痛了我的眼睛,我不可以伤害另一个与我心性如此相通的女人。”
  米歇尔这才注意到自己无名指上的结婚戒指,这枚戒指伴随他十来年,如同家中客厅的地毯,花园里的草木一样,他早已淡漠了它们的存在。他凝神打量着这枚戒指,钻石的光芒中似乎真的看到了身披婚纱的索菲,浅笑盈盈。
  他为自己的失态向艾琳娜道歉,并坦诚地说,见到她的第一眼,竟以为是见到了10年前的妻子,他说艾琳娜和妻子索菲很有些神似。他向艾琳娜讲述自己和索菲年轻时的种种故事,那个青春洋溢、纯朴可人的索菲栩栩如生地再现在他们面前。米歇尔自己也吃惊地发现,他竟然能清晰地回忆起与妻子相恋时的种种细节。他一把抓住艾琳娜的手,使劲地握住说:“谢谢你,你让我意识到原来我是那么爱我的妻子。”
  索菲的眼泪早已模糊了双眼,没错,那份爱还珍藏在米歇尔的心里,她的一番苦心终于擦亮了米歇尔蒙尘的心灵。
  花好月圆两情浓
  米歇尔开始对妻子产生了思念。他很想马上见到索菲,对她说声“对不起”。回到家里,他立刻给索菲的美国朋友家打了电话,朋友此时才将真相告诉他:为了挽回他的爱,索菲来美国做了美容手术,十几天前就回波尔多了。
  索菲已经回来了?她为什么不回家?难道是手术效果不理想?米歇尔心里充满了歉疚,他要马上找到索菲,亲口告诉她,他刚刚找回失落在心底的那份爱,他想和索菲一起分享。
  米歇尔为寻找妻子急得焦头烂额。正巧艾琳娜前来道别,说就要回纽约了,临行前一定要来面谢米歇尔多日来的盛情款待。她留下一个信封,说里面有自己的名片,希望以后多多联系。米歇尔无意多看,送走艾琳娜就把信封随手置于桌上。
  米歇尔去航空公司查询,索菲确实是在半个月前回到波尔多,可是索菲父母、朋友全说没见过她。或许是她怕被亲戚朋友笑话,住进了酒店里?米歇尔怀着侥幸的心逐一打电话查找,在无数个失望的答复后,一家叫玛尔特的酒店答复说确实有一个叫索菲·霍克的女人在酒店住了半个月,不过已经退房了。“玛尔特”不就是艾琳娜入住的酒店吗?再查对房号,米歇尔呆住了——所谓的艾琳娜就是索菲!
  自己竟然没有认出来,还几乎要和她闹出婚外情——他心里又是一阵惭愧。索菲会去哪儿了呢?他想起了办公桌上的那个信封。信封里是一张索菲和米歇尔的结婚照,照片背面有索菲的纤纤字体:想再做一次你的新娘。米歇尔会意地露出一丝微笑,驾车直往毕亚里兹。毕亚里兹离波尔多不到两个小时车程,那里是米歇尔和索菲当年的蜜月旅行地。
  毕亚里兹的银色海岸碧水连天,阳光灿烂,米歇尔远远地望见沙滩上一女子白衣白裤,头戴一宽檐太阳帽,迤逦而行,海鸟在前后上下飞舞。看见他,那女人一路走来——她正是艾琳娜,不,是索菲。他快步迎上去,两人紧紧拥抱。
  “你真像一个天使……”米歇尔喃喃轻语。“天使为了爱,折断了翅膀,落入了人间,”索菲用手绕着米歇尔的脖子,贴着他的耳边说,“不可以再伤害我,我已经没有翅膀飞回天堂。”


Admin
Admin

帖子数 : 1236
注册日期 : 10-01-28

查阅用户资料 http://xxclt.forumotion.com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